聚焦“陕西当代山水画的现状与未来”

作者:匿名时间:2019-11-20 12:07:45

10月12日下午,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山水画展在Xi安良堡大厦开幕,主题为“陕西当代山水画的现状与未来”的学术研讨会也如期举行。会议由陕西国画院理论研究室主任郑维斌主持。王菲、徐步、刘星和魏斌四位专家应邀作主旨发言。樊华、刘丹、石朴、纪秀薇、谢安、胡明君、王安迪、乔剑叶等画家对此发表了自己的看法,引发了激烈的碰撞和深入的思考。专家们的主要观点总结如下。

徐步(陕西师范大学教授)

从古至今,除了这些山、山和河什么也没有。我们要画什么?这里有许多和我同龄的画家。未来5年、10年和20年会发生什么?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发展什么?程铮老师曾经说过,长安画坛最重要的问题是传统理论的高端延伸,而不是普通的大众水墨。退休的老情人和孩子都可以画公共水墨画,但是对于个人、我们的时代和国画来说,没有什么高层次的东西是有意义的。

因此,绘画中最重要的问题是修养问题。像范宽一样,是他的心在经历它。只有当我们有高水平的修养,我们才能看到传统文化的优势和高度,善于学习,吸收传统文化中的优秀事物,并把它们转化为我们自己的语言。如果我们今天展出的画家中只有少数人能达到这个水平,长安画坛就会有希望。因为当时长安画派只有五六个人,只有到了一定的高度,我们才配得上长安画圈。

王菲(Xi美术学院教授)

西方绘画是光和纯粹视觉的艺术。中国艺术是对自然和人的归纳,表现自然之气,是联觉艺术,走向气韵生动,走向书画的同一方法。西方绘画中没有钢笔的概念。许多人在谈论中国书画时引入了线条的概念。我认为这应该得到纠正。在中国画体系中,这应该叫做笔。它包括笔触、笔触和笔力。这是一个完整的概念。现代山水画和人物画中的一些常见做法应该受到质疑。中西绘画可以融合,不能妥协。然而,我们100多年的绘画实际上是它们的混合体。

要谈中国画的发展,归根结底,我们必须谈文化自信的问题。近百年来,中国画的争议呈现出丧失民族文化信心的趋势。现在许多展览在开幕式后不再参加了。我们在做什么?我们的努力会白费吗?

对于当代艺术家来说,为了重建他们的文化信心,他们必须弥补一个错过的教训。那些醒得早的人会很早受益,否则他们会被历史的大趋势所淘汰。纵观历代,绘画只是它们的枝叶、花朵和果实,它们的根和根是儒、释、道的。王伟来自禅宗。郭Xi的贾岛疲惫艺术:黄王巩是一位道教大师,他可以在公开的论坛上讲佛法。他们都很有文化,很实用。面对经典,无论我们只是作为一个模型学习,还是真的想进入他们的精神世界,这都需要考虑。先进的艺术形式有其自身的局限性。我们必须正视中国画的局限性。

中国画是用笔的艺术。历代著名艺术家的不同之处体现在他们对钢笔的使用上。画家在历史上地位的关键在于钢笔的使用和绘画的次要地位。历代作品都有使用钢笔的鲜明特点。

刘星(陕西师范大学教授)

一个世纪以来,中国画教育向学生灌输了共同的绘画观念,但缺乏中国画观念的教育。绘画观念排斥中国画观念,中国画观念是当代中国画发展中最大的问题。为什么全国艺术展在全国引起如此多的质疑和批评?我认为每个人仍然渴望和追求中国画的价值。没有生动的魅力,中国画就不是中国画。

中国画在普通艺术概念之上还有其附加价值。这种附加值是中国传统绘画的艺术精神,这在西方绘画中是找不到的,也是多年来高校没有教授过的。目前,陕西画坛有几所学校:第一所是传统学校,第二所是西化学校,画画。第三是外国学校。近年来,它来自全国各地的高科技研究班。所谓流行的绘画风格与长安画派的传统毫无关系。我们现在的画家都很聪明,但是光有个人的聪明是不够的。我们也需要有一个更大的自我,这样我们的陕西中国画才有希望。

魏斌(陕西师范大学教授)

我们一直在谈论传统,但每个时代的传统都不同。清朝有清朝的传统,明朝有明朝的传统,宋元有宋元的传统,到了六朝,传统就不同了。“气韵生动”实际上是魏晋时期的传统,包括魏晋以前。这是谢赫录制的,不是他创作的。他真正评价的标准不是“气韵生动”,而是形而上学和自满。我们回头看看《历代名画志》。在许多地方,我们强调“向法律学习”,强调自然和自然至上。许多相关问题强调向自然学习,而不是向自然学习。这个问题在明清时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要向古人学习,判断一个画家是否优秀,必须看他是否向古人学习,并将古代的一套东西运用到自己身上。以笔墨为重要概念,我认为它始于宋代。应该在明清时期把墨学问题提升到哲学层面。换句话说,我们现在强调的笔墨问题是明清时期的传统,不能代表中国绘画的所有传统。中国画的概念是在过去的100年里才形成的,它是相对于西方绘画而言的,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强调传统是否约束着我们自己。古人说“中国画”的概念很少出现在绘画中,他们都在谈论古代传统。顾恺之《画云台山》的第一句话说“山有脸,背有影”,“蓝天碧水”。也就是说,中国绘画的姿态和阴影不同于明清以后的中国绘画概念,但与西方绘画非常相似。但是我们能说这不是中国画的传统吗?这是中国绘画的古老传统。《画云台山》可能不是顾恺之写的,但最迟应该是在晚唐。因此,我们应该如何理解中国画的传统,包括我们对长安画派“一手伸向传统,一手伸向生活”的理解。长安画派对生活的挖掘令人钦佩,但在长安画派向传统的延伸中,我们还有很多问题要研究。我们不能仅仅因为他们取得了如此大的成就就说他们所说的是真的。就像李可染一样,他说他会用他最大的技巧和勇气去战斗。事实上,每个人私下都说他不打架,所以他能出来。有时画家出于各种原因说这样的话,但事实上,他是否按照这样的理论实践仍然是一个讨论的问题。

刘丹(Xi安美术学院教授、陕西国画院山水画院副院长)

我认为作为一名画家,很多人都有时代特征,这是当代绘画的缩影,也是他们自己对社会表达的语言。禅、道德和佛教是理解的两个方面。他们有两面。这取决于艺术家如何理解它们。作为一名画家,艺术通过视觉达到它的感官,这是非常现实的。毕竟,我们都在纸上画画。改革开放后,国家对外开放了。西方艺术有它的优点和缺点。有顶级和世界人类学家。我们提倡的国籍也正在得到提倡。在这个时代,我们必须首先肯定李可染是新中国成立后山水画的代表。如何吸收外国材料供中国使用,让过去为现在服务,这是个人的问题。什么样的传统学习是传统的,是一直抄袭还是试图搞清楚?人们在成长过程中不断通过经验和经历来理解事物,从而否定和肯定自己。人的生命是有限的,绘画时间也是有限的。在有限的生命中,要完成的一件事就是自己的价值。在有限的范围内,是考虑自我完善还是国家的命运和国籍。我认为山水精神在这里非常重要。这是时代的本质。我一边学习一边批改。在20世纪90年代,我认为黄秋园是最好的。我拿了一张黄秋园的相册,开始来了。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,不管他是不是最好的,我现在想提一个问题。从个人实践出发,我认为艺术家最终的个人目标是找到自己的语言,体现自己的创新精神。做你理解的事情,不要总是被别人束缚。边缘和角落抛光过度、油漆过油并不一定是件好事。画家不能说他们喜欢哪种菜,而是走极端。在这方面,我认为米饭和面条一样美味。

樊华(陕西国画学院前院长)

2000年以前,我认为全国艺术展是一个时代的最高标准,但我一直在思考中国画的标准是什么。今天,黄灿洪斌被列入全国艺术展,王羲之、王献之和颜真卿的书法能被列入书法展吗?那么,为什么当我们的艺术展开幕式结束后,没有人会去看它,而成千上万的人在紫禁城和尚波排队向它致敬,所以中国画仍然有巨大的魅力。一个画家必须心中有一个基准,不要困惑,要做他心中想做的事。中国画有自己的游戏规则。就像写意一样,它需要一个清晰的定义来区别于小写意和工笔。艺术是一个人内心的自然表达。获奖的艺术不一定代表中国画的高度,也不意味着会有齐白石和黄洪斌这样的大师。

王安迪(陕西国画学院副院长)

现在许多展览的共同特点是没有高峰,也没有人们真正能记住的作品。目前,很少有人在户外画功夫。当代中国画创作主要是为了弘扬主旋律,否则就不可能被选中,这是为了艺术。人生还有另一种艺术,那就是按照自己的理解去追求艺术。每位画家心中都有一把尺子。我欣赏中国画纯净自由的创作精神,多年来一直在调和自己。

石朴(著名画家)

陕西画坛的现状实际上是指中国绘画在全国的现状。现在的问题是,什么是中国画?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。目前,中国画的发展有两种方式,一种是正确的,另一种是迂回的,另一种是靠边站的。将西方绘画引入中国绘画将摧毁中国绘画体系。“五四”以来的一百年间,中国画一直面临着不断的围剿和批判。现在中国画的概念变得越来越冷漠和模糊。历史上说范宽画得很好,但是什么是最好的呢?如果没有历史记载,如果范宽的画真的出现在我们眼前,它们可能不会被认出来。因此,说中国画好并不意味着理解中国画。目前,我们的传统文化无法深入人心,使人心不古。许多人没有认识到中国画的核心,只有当他们了解中国画的精髓时,他们才会想到弘扬中国画。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告诉年轻人什么是真正的中国画,恢复他们对中国画的记忆。中国现代经济的西化将影响中国画的发展,中国画的灵魂将逐渐丧失。现在我想对年轻人说中国画很有吸引力。在过去的50年里,我对中国画的实践和理解并没有中断,因为我有一个很好的个人方式,而且已经老了。古代是指继承自古代文化的精华,是一种精英文化。历史不会让个人落后。因此,中国画的生命力很强,不纯的中国画会逐渐减弱。这就是我要说的。

谢安宁(陕西山水画研究会会长、xi交通大学教授)

当代绘画的现状有三个方面。第一个是具体的,第二个是表达性的,第三个是意象性的。陕西绘画的现状离不开这三件作品。艺术真正想展示的是中国画中的水墨精神。钢笔是正的,墨水是负的。一阴一阳叫做道。道是生命,万物的运行法则,有形于其中。中国画显示了生命的精神。如何表达取决于一个人的理解。一根线和一片墨水构成了中国绘画中最基本的阴阳元素。我认为这是中国画的核心。

胡明君(陕西省美术家协会艺术委员会终身成员)

我们在生活中得到的印象和内心感受是中国画中非常传统的东西。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,中国画艺术吸收了素描的科学结构。应该说这是时代的进步。今天我们总结了一套中国画,非常有价值。不同的人的思维反映了不同的艺术特征。我们坚持多年的表达技巧和方法,同时,我们的追求是画出反映时代的作品。

季秀伟(陕西国画学院山水画研究所执行主任)

我说了几个更敏感的问题,首先是齐白石和黄洪斌。我们喜欢黄洪斌和齐白石。我们喜欢20世纪50年代的齐白石和黄洪斌。现在我们不喜欢任何画黄洪斌的人。它们已经成为皇帝的新衣,但我们仍在谈论这个问题。时代在发展,没有人想跳入传统。还有全国艺术展。为什么这么复杂?许多人正在考虑安全和保险的问题。如果他们不安全,他们就不能参加展览。我们不应该低估评委的能力,但目前确实没有好的手绘作品,放在附近也没关系。这是最关键的问题。现代人欣赏的东西有一种现代感。人们早就厌倦了明清时期的绘画形式,除了虚谷和八大之外,其他的都太过时了。从哲学上讲,我们谈论的这些问题是有偏见的,每个人都有局限性。当技术达到反映情感的高度时,黄洪斌的作品不如齐白石的感人。我们陕西画坛的现状还是比较诱人的,努力的人也比较少。这是一个大问题。对于年轻的画家来说,有必要在绘画领域找到自己的位置,把握自己的感受。没有能治愈所有疾病的理论。我们必须吸收理论上适合我们的东西,并在我们的灵魂中找到一个合适的点。

乔建业(陕西国画学院副院长)

认知在中国画创作中非常重要。我们现在的绘画都是素描,都是在认知中描绘物理现象。只有倪瓒和中共八大这样的人在画自己。他们通过观察更先进的自然来描绘自己的内心感受。中国古代戏剧和诗歌都反映了现实生活,但只有当距离很远时,艺术才能产生。只有当艺术脱离自然时,它才是艺术,才能走得更远。形而上学意味着方法,物理意味着设备。为了艺术的发展,应该学习技术,也应该发展道。只有通过技术与道的结合,才能不断丰富自己的艺术

甘肃快三开奖结果 天津十一选五 1分6合彩

上一篇:30多万的黄金珠宝丢了!配送员快哭出来了,唯一能帮忙的是……
下一篇:旅行车见过很多,那你见过旅行摩托吗?旅游必备,说走就走
推荐阅读